《乔治·马歇尔传》

uuspider 8月前 203

《乔治·马歇尔传》 ★★★

作者: (美) 欧文·翁格尔 / (美)德比-昂格尔 / (美)斯坦利-赫什森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原作名: George Marshall: A Biography
出版年: 2018-1-1
页数: 432
定价: 75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1255528
最新回复 (21)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
    1926年12月底,马歇尔在写给潘兴将军的信上说:“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是一个几乎无法回答的问题,双方的过错这么多,外国与中国某一方势力的可疑交易这么多,中国人心中的深仇大恨,涉及的商业利益这么多,以至于永远也不会找到正常的解决办法。”

    联想到最近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对话,百年来,形势依然。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3
    马歇尔和艾森豪威尔都是大器晚成,脾气也相近,理智,规整,调和,有远见,做事小心谨慎,一本正经。

    马歇尔似乎是刻意不和罗斯福走得太近,比如不让总统称他“乔治”,总统开玩笑时也不笑,也不接受总统的私人宴请。

    罗斯福喜欢和任何人开玩笑,鼓励不同意见,极少对重大问题做出明确的回答,但是,从对孤立主义的处理上来看,做决定时充分考虑各方立场和观点,几乎是他的一种本能。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4
    “人民要求行动,美国不能等到什么都完全准备好了才行动。”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5
    艾森豪威尔出发去欧洲时,马歇尔嘱咐:“看看需要干什么,把它做好,有时间的时候告诉我一下。”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6
    一直到火炬行动的时候,美国人的作战能力还是不如英国,无论是普通士兵的勇气、战斗能力,各级军官的指挥能力,高级参谋的战略策划能力,兵员的调配,等等。在卡萨布兰卡的会议上,美国人发现,他们每提出一个问题,英国人就会抛出一份详细的文件作为答复。难怪布鲁克觉得马歇尔和他的参谋们经验和能力都不足,难当盟军最高指挥大任。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7
    美国人的胜利靠的是强大、稳定的后方,他们的战略就是“大力出奇迹”,以绝对的实力碾压对方。非洲战场上,美国人屡战屡败,直到兵势完全超过协约国,才开始挽回局面。那时候,美国人真的不会打仗,巴顿还在积累实战经验,艾森豪威尔极少决策,弗雷登多尔躲在战壕里不敢出战。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8
    德黑兰会议时候,美国成熟了,各方面都超过了英国。和罗斯福、丘吉尔的爱表演不同,斯大林的一本正经和马歇尔倒是有点相似。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9
    麦克阿瑟在夏威夷要挟罗斯福,要是放弃先菲律宾的方案,“政治上你可就毁了”,说完借口军务紧急拂袖而去,留下罗斯福一脸愕然,晚上还多吃了片药才睡着。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0
    针对珍珠港事件,先后有9次调查,第二次的调查报告称马歇尔发出的警告不明确、不及时,没有向珍珠港驻防通告美日谈判危机。马歇尔扬言辞职,最后被史汀生压下去了。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1
    军队实力弱小,孤立主义盛行,公民普遍狭隘,二战前的美国在全球事务中无足轻重。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2
    马歇尔调解国共关系时在冲突频发的地方搞了停战三人组监督停火协议的实施,并且亲自到各地向国民党指挥官宣讲停火的目标和意义。

    马歇尔发现共产党人比国民党更灵活、更务实,政治意识更强,更值得信任,共产党内部“既有激进分子,也有自由主义者”,这些“自由主义者”主要是年轻人,由于“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而转向共产党人,他们更关心人民的利益,而并不特别看重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

    不过更多人认为共产党是一个纪律极其严明的组织,不可能允许这些年轻人“观点有分歧”。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3
    马歇尔和斯大林接触后认为,斯大林愿意作出妥协,并且是可以信任的,但他周围的人不行。直到1947年在莫斯科的同盟国外长会议期间私下会晤斯大林后,他才意识到苏联“是不可与之谈判的”。

    对于蒋介石,马歇尔觉得他善良、有学者风度,但“他有一个大问题,身边缺少好人”,他圈子里很多人腐化堕落,但他“本人并不贪污受贿”。1947年,顾维钧奉命请求美国增加对国民党的军事援助,马歇尔直接反驳:蒋是“历史上最差的军事指挥官”,他已经“把他的40%的装备丢给了敌人”。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4
    民国问题在于:贫穷,贪腐,无知,专制。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5
    马歇尔在286届哈佛毕业典礼上说:
    “不要把矛头对准任何国家、任何主义,而要对准饥饿、绝望和动乱。”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6
    特朗普应该属于孤立主义,孤立主义一直都没有消失。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7
    1947年,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调查委员会UNSCOP开始工作,阿拉伯团体抗议、不配合,犹太人则欢迎他们的工作,我想,阿拉伯人其实应该联合起来提出自己的方案,积极争取委员会的支持。

    不应该忽视或轻视任何一个可以发挥作用、展现影响力的平台和框架,平台和框架就是机会。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8
    杜鲁门是一个积极的总统,发表了很多强硬的声明,和马歇尔、罗斯福的精明世故、模棱两可的官僚领导方式完全不同。

    马歇尔在以色列建国等很多问题上都很保守,但他都极力避免与总统的公开冲突,而且在杜鲁门做出决定后不遗余力地实施。

    马歇尔最善于做的就是调解和游说。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19
    年轻一代在跌跌撞撞中成长起来,从最初的锋芒毕露到韬光隐晦,从言辞犀利到照本宣科,逐渐老于世故。

    麦卡锡、詹纳等年轻政治家激烈指责马歇尔“丢掉了中国”、背叛了国家、投靠了共产党人,甚至杜鲁门也不接受马歇尔给他写的关于布拉格政变的发言稿,埃尔西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马歇尔的稿子“散发着恶臭”。

    对于杜鲁门承认以色列建国的决策,马歇尔曾说:“当你的上司履行他的宪法权力,做出一个你不喜欢的决策时,坐在这样位置上的你是不能随便撂挑子的。”

    如果按照马歇尔的意愿,美国不承认以色列,避免刺激苏联,冷战的形势会不会有所不同?

    马歇尔年轻时也曾顶撞潘兴,为他的部队和指挥官辩护;也曾直接回复罗斯福“总统先生,对不起,我不同意”。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20
    一次有参谋长联席会议、总统、国防部长、国务卿参加的会议上,李奇微问大家:为什么不能明确向麦克阿瑟下达命令?会场一片惊愕和沉默。

    会后李奇微问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他说:那有什么用?麦克阿瑟不会服从命令的。

    可以说,与中国在朝鲜的战争,是麦克阿瑟发动的。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21
    记者离开小屋时,回头看了看越来越暗淡的松林,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发现“无法平复心头的一丝悲凉:这些真正的伟人正在令人无奈地凋零”。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22
    《乔治·马歇尔传》
    欧文·翁格尔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104761/
    1. 1926年12月底,马歇尔在写给潘兴将军的信上说:“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是一个几乎无法回答的问题,双方的过错这么多,外国与中国某一方势力的可疑交易这么多,中国人心中的仇恨这么多,涉及的商业利益这么多,以至于永远也不会找到正常的解决办法。”联想到最近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对话,百年来,形势依然。

    2. 马歇尔和艾森豪威尔都是大器晚成,脾气也相近,理智,规整,调和,有远见,做事小心谨慎,一本正经。马歇尔似乎是刻意不和罗斯福走得太近,比如不让总统称他“乔治”,总统开玩笑时也不笑,也不接受总统的私人宴请。罗斯福喜欢和任何人开玩笑,鼓励不同意见,极少对重大问题做出明确的答复,但是,从对孤立主义的处理上来看,做决定时充分考虑各方立场和观点,这可能是总统的特质。

    3. “人民要求行动,美国不能等到什么都完全准备好了才行动。”

    4. 艾森豪威尔出发去欧洲时,马歇尔嘱咐:“看看需要干什么,把它做好,有时间的时候告诉我一下。”真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5. 一直到火炬行动的时候,美国人的作战能力还是不如英国,无论是普通士兵的勇气、战斗能力,各级军官的指挥能力,高级参谋的战略策划能力,兵员的调配,等等。在卡萨布兰卡的会议上,美国人发现,他们每提出一个问题,英国人就会抛出一份详细的文件作为答复。难怪布鲁克觉得马歇尔和他的参谋们经验和能力都不足,难当盟军最高指挥大任。

    6. 美国人的胜利靠的是强大、稳定的后方,他们的战略就是“大力出奇迹”,以绝对的实力碾压对方。非洲战场上,美国人屡战屡败,直到兵力完全超过协约国,才开始挽回局面。那时候,美国人真的不会打仗,巴顿还在积累实战经验,艾森豪威尔极少决策,弗雷登多尔躲在战壕里不敢出战。

    7. 德黑兰会议时候,美国成熟了,各方面都超过了英国。和罗斯福、丘吉尔的爱表演不同,斯大林的一本正经和马歇尔倒是有点相似。

    8. 麦克阿瑟在夏威夷要挟罗斯福,要是放弃先菲律宾的方案,“政治上你可就毁了”,说完借口军务紧急拂袖而去,留下罗斯福一脸愕然,晚上还多吃了片药才睡着。

    9. 针对珍珠港事件,先后有9次调查,第二次的调查报告称马歇尔发出的警告不明确、不及时,没有向珍珠港驻防通告美日谈判危机。马歇尔扬言辞职,最后被史汀生压下去了。

    10. 军队实力弱小,孤立主义盛行,公民普遍狭隘,二战前的美国在全球事务中无足轻重。特朗普应该属于孤立主义,孤立主义一直都没有消失。

    11. 马歇尔调解国共关系时在冲突频发的地方搞了停战三人组监督停火协议的实施,并且亲自到各地向国民党指挥官宣讲停火的目标和意义。马歇尔发现共产党人比国民党更灵活、更务实,政治意识更强,更值得信任,共产党内部“既有激进分子,也有自由主义者”,这些“自由主义者”主要是年轻人,由于“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而转向共产党人,他们更关心平民的利益,而并不特别看重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不过也有人认为共产党是一个纪律极其严明的组织,不可能允许这些年轻人“观点有分歧”。

    12. 马歇尔和斯大林接触后认为,斯大林愿意作出妥协,并且是可以信任的,但他周围的人不行。直到1947年在莫斯科的同盟国外长会议期间私下会晤斯大林后,他才意识到苏联“是不可与之谈判的”。

    13. 对于蒋介石,马歇尔觉得他善良、有学者风度,但“他有一个大问题,身边缺少好人”,他圈子里很多人腐化堕落,但他“本人并不贪污受贿”。1947年,顾维钧奉命请求美国增加对国民党的军事援助,马歇尔直接反驳:蒋是“历史上最差的军事指挥官”,他已经“把他的40%的装备丢给了敌人”。

    14. 民国问题在于:贫穷,贪腐,无知,专制。

    15. 马歇尔在286届哈佛毕业典礼上说:“不要把矛头对准任何国家、任何主义,而要对准饥饿、绝望和动乱。”

    16. 1947年,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调查委员会UNSCOP开始工作,阿拉伯团体抗议、不配合,犹太人则欢迎他们的工作,我想,阿拉伯人其实应该联合起来提出自己的方案,积极争取委员会的支持。不应该忽视或轻视任何一个可以发挥作用、展现影响力的平台和框架,平台和框架就是机会,搞定他,为我所用才是上策。

    17. 杜鲁门是一个直率的总统,发表了很多强硬的声明,和马歇尔、罗斯福的精明世故、模棱两可的官僚领导方式完全不同。马歇尔在以色列建国等很多问题上都很保守,但他都极力避免与总统的公开冲突,而且在杜鲁门做出决定后不遗余力地实施。马歇尔最善于做的就是调解和游说。

    18. 年轻一代在跌跌撞撞中成长起来,从最初的锋芒毕露到韬光隐晦,从言辞犀利到照本宣科,逐渐老于世故。麦卡锡、詹纳等年轻政治家激烈指责马歇尔“丢掉了中国”、背叛了国家、投靠了共产党人,甚至杜鲁门也不接受马歇尔给他写的关于布拉格政变的发言稿,埃尔西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马歇尔的稿子“散发着恶臭”。对于杜鲁门承认以色列建国的决策,马歇尔曾说:“当你的上司履行他的宪法权力,做出一个你不喜欢的决策时,坐在这样位置上的你是不能随便撂挑子的。”如果按照马歇尔的意愿,美国不承认以色列,避免刺激苏联,冷战的形势会不会有所不同?马歇尔年轻时也曾顶撞潘兴,为他的部队和指挥官辩护;稍早几年,也曾直接回复罗斯福“总统先生,对不起,我不同意”。

    19. 一次有参谋长联席会议、总统、国防部长、国务卿参加的会议上,李奇微问大家:为什么不能明确向麦克阿瑟下达命令?会场一片惊愕和沉默。会后李奇微问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他说:“那有什么用?麦克阿瑟不会服从命令的。”可以说,与中国在朝鲜的战争,是麦克阿瑟发动的。

    20. 记者离开小屋时,回头看了看越来越暗淡的松林,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发现“无法平复心头的一丝悲凉:这些真正的伟人正在凋零,任何人都无力挽回”。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