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豪威尔》

uuspider 9月前 274

★★★★

作者: [美]卡罗·德斯特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品方: 新经典文化
副标题: 一个士兵的一生
原作名: Eisenhower: A Soldier's Life
译者: 张贺
出版年: 2014-9
页数: 672
定价: 59.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44272254
最新回复 (34)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2
    决策,既没有固定的规则,也不一定符合逻辑。任何组织里,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对于政策和做法的争论。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3
    克鲁格尔回应军事法庭的指控:我可不想为了每月的30块钱,获得人类所有的美德。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4
    马歇尔冷冰冰地要求艾森豪威尔:我要的是答案而不是问题,是解释而不是借口。陆军部里到处都是能分析问题的人……不要和问题纠缠不休,我需要的参谋必须自己解决问题,然后告诉我他是怎么做的。艾森豪威尔则下定决心:要尽我所能地工作,只在明显必要或者他亲自找我的时候,再向他报告。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5
    艾森豪威尔要求,在反对一项计划的同时,必须提供一份备用的解决方案。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6
    看电影《决战中途岛》时,很好奇莱顿夜以继日地工作具体内容是什么?或者说这些高级军官们究竟是怎么工作的?文学或传记给人的印象是,将军们靠自己坚定的决断赢得了战争,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的。将军们的决断基于手下军官们提供的信息和方案,莱顿们做的工作应该就是汇集各方资料,找出关键的问题,然后提出应对方案。这些资料又源于类似罗彻福特工作组这样的团队,他们截取、破译、甄别,并且不断反复、迭代。

    周密的方案并非完美到没有任何漏洞,但却是能做到的相当好的方案。

    美国制宪会议开了好几个月,会议针对草案,一句一句地审议,在辩论中力求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即便如此,后来还是出台了多个修正案弥补不足。而那些匆匆忙忙就形成的决议、签署的合约等等,可能是就事论事、漏洞百出的。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7
    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开篇说:投资操作是以深入分析为基础,确保本金安全,并获得适当的回报,不满足这些要求的操作就是投机。

    也就是说,做事心存侥幸的就是投机,风险极大,不可取。

    ps:《聪明的投资者》可读性真的很差。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8
    拿破仑:一位将军绝不能允许自己烦躁不安,更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分心,以免削弱或干扰主要计划的实施。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9
    麦克阿瑟会告诉他的参谋他想要什么。艾森豪威尔有一个庞大的参谋班子,他们提出计划以及实施办法。艾森豪威尔会批准或者不批准。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0
    艾森豪威尔缺乏创造性的思想和一名指挥官所需要的领袖气质,而麦克阿瑟是一位杰出的战略家。麦构想出战略的基本轮廓,参谋们补充细节。艾缺乏指挥和战斗经验,但成功地把一群来自不同国家、观点各异、喜爱争论的将军变成了一个能打胜仗的集体。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1
    战争的一个真理是“你不可能总在自己想要的地方作战,有时候,重要的只是打一仗”。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2
    在看决战中途岛时,第一次注意到作战室的动态地图。诺曼底大风暴里,一个纸条经过层层处理,最后会更新到作战室的地图上(电影末尾5分钟附近)。地图反映的是空间的更新,那么对于生产任务来说,时间的更新是不是也能可视化呢?想到了硅谷里的看板,然后就发现了项目管理,PERT,甘特图,project,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3
    火炬行动:一旦笨重的军事机器运转起来,成功或失败就不受他掌握了;他只能等待报告,祈祷一切顺利。

    行动中,“我第一次意识到,紧张和焦虑对指挥者的耐力、判断力和信心的消磨是多么冷酷和不可避免”。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4
    常识比勇气更重要。巴顿曾说:“(在北非战场)如果你看见了飞机,就立刻跳下车,向路边猛跑50码,趴下来。这看起来很没尊严,但每个人都这样做”,因为这样才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每次战斗,“在炮火之下,我感到恐惧”,但是“最让我厌恶的是飞机的低空扫射”。实际上,巴顿曾不止一次被逼得玩命跑。艾森豪威尔也说:“(在北非)每次我们看到空中出现一架飞机时,就会被迫狼狈地趴进壕沟里,这种情况出现过无数次。”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5
    领导都有一个共同的素质:不怕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罗斯福任用厄内金,丘吉尔任用蒙哥马利,都是这样。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6
    罗斯福任用厄内金,丘吉尔任用蒙哥马利,是因为这两位将军“不怕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但蒙哥马利、巴顿、隆美尔却很受士兵的爱戴,这些部下觉得长官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而且关心他们的利益、尤其看重他们的生命,士兵们愿意跟随他们,他们觉得只要在自己指挥官的领导下,一切都会很好——无论他们是排长还是总司令。
  • uuspider 9月前
    引用 17
    《乔治·马歇尔传》 ★★★

    作者: (美) 欧文·翁格尔 / (美)德比-昂格尔 / (美)斯坦利-赫什森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原作名: George Marshall: A Biography
    出版年: 2018-1-1
    页数: 432
    定价: 75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1255528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18
    蒙巴顿被任命为东南亚战区总司令后,写信寻求艾森豪威尔的建议,艾森豪威尔回信说了很多,但没有说的却是:“工作根本不是想像的那样,有些东西必须自己去学。”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19
    艾森豪威尔感到奇怪,“任何承担了重大责任、不得不到处跳来跳去的人能否真正安静下来,过上平静的生活。没完没了地打仗,似乎是个负担,但是一旦停了下来,可能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得上神经衰弱,完全不适应正常生活了。”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0
    1945年5月1日,希特勒自杀的次日,戈培尔毒死自己的孩子,然后与妻子自杀。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1
    1943年11月底(26日晚),开罗,马歇尔安排了一次小范围的感恩节宴会,罗斯福为艾森豪威尔颁发一枚奖章。马歇尔坚持让艾森豪威尔休假,说:“如果你的部下不能代替你,那就是你没有把他们组织好。”

    原来战地指挥官也有休假。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2
    1943年5月15日,向国王汇报霸王行动,艾森豪威尔讲了不到十分钟,之后是三位司令,其中蒙哥马利的汇报清晰、自信、平静而又深思熟虑,一点儿都不卖弄,也没有缩小任务的困难程度,总的观点就是“他可以成为隆美尔的对手”,“这是一场正常的军事行动,一定会成功。如果谁对比还有怀疑,那么请他留在后方好了。”

    我感觉就是那种一切成竹在胸、没有什么可质疑的样子。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3
    所有的质疑和建议都已经充分讨论,所有的风险和威胁都已经充分评估,军队集结,数十万人待命,天气仍然恶劣、不可预测,敌人虚实不明,将军和参谋们默默注视着最高统帅,百万大军的成败系于一身,艾森豪威尔在巨大压力下做出的判断非常困难。

    蒙哥马利是唯一信心满满的指挥官,海军指挥含糊其辞,空军指挥指出风险极大,天气顾问没办法给出明确的评估结果,盟军就在这种形势下开始诺曼底的行动了。

    德国其实评估是准确的,“可以进攻,但可能性很小”,隆美尔掉以轻心了。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4
    蒙哥马利是真元帅,对形势的评估非常犀利,行动果断,绝不拖泥带水,他的自信是通过一次一次胜利展现的,绝不是口头上的。他的判断有时和艾森豪威尔不同,可能是英美两国作战原则不同,难分优劣。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5
    比德尔史密斯冷静、缜密,非常专业,同时,他还有一项技能,善于运用权限内一切可能的办法对事情施加影响。比如他会利用自己掌握的通讯和后勤,推进或拖慢巴顿、蒙哥马利的进攻,非常巧妙。比德尔是中央情报局第二任局长,中央情报局在他手里发展壮大。在日内瓦拒绝和周恩来握手的,就是此人,当时他是副国务卿。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6
    布雷德利不如蒙哥马利,但战略指挥能力应该不逊于艾森豪威尔,他也是五星上将,“在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就是他说的。和蒙哥马利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和职位(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不同,布雷德利太在乎自己的职位,他和蒙哥马利、艾森豪威尔的矛盾都是因此而生的。他可能是最名不副实的五星上将。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7
    巴顿是虎将,战斗和战术级别的专家,如果让他做战略指挥,可能不如蒙哥马利甚至布雷德利,但他有自己的想法,正适合他的集团军。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8
    艾森豪威尔和马歇尔是职业官僚,蒙哥马利、巴顿、麦克阿瑟、隆美尔是职业军人,这应该是他们的不同之处。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29
    娃娃的脸上被划了一下,去卫生所,医生不能确定会不会留疤,也说不清楚伤口有多深;去长阳医院,医生说会留疤,但不知道伤口有多深;去301,医生确定伤口有一个点比较深,其它区域只是擦伤。不同的是,301的医生讲话非常确定,不含糊,表现非常专业。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30
    盟军的胜利是建立在整个支援团队有效运转基础上的,即使不是艾森豪威尔,胜利依然会到来,甚至更漂亮、更早,艾森豪威尔只是整个链条中的一环,但并不是关键的一环,而是可替代的。他的指挥总是很迟疑,任务的分配、职务的任命,更多考虑政治影响和道德风险,是典型的官僚思维。谋略和自信不如蒙哥马利,敏捷和果敢不如巴顿,更不用说隆美尔了,他完全不是隆美尔的对手。但是,他有强大的盟国支撑,某种程度上,他只是在做选择题,从为数不多的可行路线中选出一条实施。他最大的贡献,在于维护了盟军的统一行动。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31
    罗斯福总是高高在上,他对战争的结果似乎没有质疑,关注但很少干涉艾森豪威尔的行动。丘吉尔实际上信心不足,偶尔会在公众前失态,可能就是压力之下的本能反应。马歇尔也不怀疑战争的结果,但他更多的是忙于处理具体的事务,主要是审查上报的行动方案和进展,做出或含糊或具体的指示。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32
    尼米兹也是一名和艾森豪威尔类似的官僚,美国的强大就在于只要你称职,你就可以有所作为,不需要优秀,不需要殚精竭虑,你只要做好了(甚至只是“做了”)份内的事,就可以推动整套计划。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33
    “盟军的使命在1945年5月7日当地时间2点41分胜利完成。”
  • uuspider 8月前
    引用 34
    不知道参谋长联席会议是个什么组织。
  • uuspider 7月前
    引用 35
    《艾森豪威尔》
    卡罗·德斯特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966878/
    1. 决策,既没有固定的规则,也不一定符合逻辑。任何组织里,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对于政策和做法的争论。

    2. 克鲁格尔回应军事法庭的指控:我可不想为了每月的30块钱,获得人类所有的美德。

    3. 马歇尔冷冰冰地要求艾森豪威尔:我要的是答案而不是问题,是解释而不是借口。陆军部里到处都是能分析问题的人……不要和问题纠缠不休,我需要的参谋必须自己解决问题,然后告诉我他是怎么做的。艾森豪威尔则下定决心:要尽我所能地工作,只在明显必要或者他亲自找我的时候,再向他报告。

    4. 艾森豪威尔要求,在反对一项计划的同时,必须提供一份备用的解决方案。

    5. 看电影《决战中途岛》时,很好奇莱顿夜以继日地工作具体内容是什么?或者说这些高级军官们究竟是怎么工作的?文学或电影给人的印象是,将军们靠自己坚定的决断赢得了战争,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的。将军们的决断基于手下军官们提供的信息和方案,莱顿们做的工作应该就是汇集各方资料,找出关键的问题,然后提出应对方案。这些资料又源于类似罗彻福特工作组这样的团队,他们截取、破译、甄别,并且不断反复、迭代。在看《决战中途岛》时,第一次注意到作战室的动态地图;《诺曼底大风暴》里,一个纸条经过层层处理,最后会更新到作战室的地图上(电影末尾5分钟左右)。地图反映的是空间的更新,那么对于生产任务来说,时间的更新是不是也能可视化呢?想到了硅谷里的看板,然后就发现了项目管理,PERT,甘特图,project,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6. 周密的方案并非完美到没有任何漏洞,但却是能做到的相当好的方案。《在不确定的世界》也曾反复提到这个原则。美国制宪会议开了好几个月,会议针对草案,一句一句地审议,在辩论中力求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即便如此,后来还是出台了多个修正案弥补不足。而那些匆匆忙忙就形成的决议、签署的合约等等,可能是就事论事、漏洞百出的。


    7. 拿破仑:一位将军绝不能允许自己烦躁不安,更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分心,以免削弱或干扰主要计划的实施。

    8. 麦克阿瑟会告诉他的参谋他想要什么,他构想出计划的基本轮廓,参谋们补充细节。艾森豪威尔有一个庞大的参谋班子,他们提出计划以及实施办法,艾森豪威尔选择批准或者不批准。艾森豪威尔缺乏创造性的思想和一名指挥官所需要的领袖气质,而麦克阿瑟则像一位战略家。艾森豪威尔最初缺乏指挥和战斗经验,但成功地把一群来自不同国家、观点各异、喜爱争论的将军变成了一个能打胜仗的集体。

    9. 战争的一个真理是“你不可能总在自己想要的地方作战,有时候,重要的只是打一仗”。

    10. 火炬行动:一旦笨重的军事机器运转起来,成功或失败就不受他掌握了;他只能等待报告,祈祷一切顺利。行动中,“我第一次意识到,紧张和焦虑对指挥者的耐力、判断力和信心的消磨是多么冷酷和不可避免”。

    11. 常识比勇气更重要。巴顿曾说:“(在北非战场)如果你看见了飞机,就立刻跳下车,向路边猛跑50码,趴下来。这看起来很没尊严,但每个人都这样做”,因为这样才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每次战斗,“在炮火之下,我感到恐惧”,但是“最让我厌恶的是飞机的低空扫射”。实际上,巴顿曾不止一次被逼得玩命跑。艾森豪威尔也说:“(在北非)每次我们看到空中出现一架飞机时,就会被迫狼狈地趴进壕沟里,这种情况出现过无数次。”

    12. 罗斯福任用厄内金,丘吉尔任用蒙哥马利,是因为这两位将军“不怕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但蒙哥马利、巴顿、隆美尔却很受士兵的爱戴,这些部下觉得长官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而且关心他们的利益、尤其看重他们的生命,士兵们愿意跟随他们,他们觉得只要在自己指挥官的领导下,一切都会很好——无论他们是排长还是总司令。

    13. 蒙巴顿被任命为东南亚战区总司令后,写信寻求艾森豪威尔的建议,艾森豪威尔回信说了很多,但没有说的却是:“工作根本不是想像的那样,有些东西必须自己去学。”

    14. “任何承担了重大责任、不得不到处跳来跳去的人能否真正安静下来,过上平静的生活。没完没了地打仗,似乎是个负担,但是一旦停了下来,可能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得上神经衰弱,完全不适应正常生活了。”

    15. 1945年5月1日,希特勒自杀的次日,戈培尔毒死自己的孩子,然后与妻子自杀。这些人都是疯子。

    16. 1943年11月底(26日晚),开罗,马歇尔安排了一次小范围的感恩节宴会,罗斯福为艾森豪威尔颁发一枚奖章。马歇尔坚持让艾森豪威尔休假,说:“如果你的部下不能代替你,那就是你没有把他们组织好。”原来战地指挥官也有休假。

    17. 1943年5月15日,向国王汇报霸王行动,艾森豪威尔讲了不到十分钟,之后是三位司令,其中蒙哥马利的汇报清晰、自信、平静而又深思熟虑,一点儿都不卖弄,也没有缩小任务的困难程度,总的观点就是“他可以成为隆美尔的对手”,“这是一场正常的军事行动,一定会成功。如果谁对比还有怀疑,那么请他留在后方好了。”感觉就是那种一切成竹在胸、没有什么可质疑的样子。

    18. 所有的质疑和建议都已经充分讨论,所有的风险和威胁都已经充分评估,军队集结,数十万人待命,天气仍然恶劣、不可预测,敌人虚实不明,将军和参谋们默默注视着最高统帅,百万大军的成败系于一身,艾森豪威尔在巨大压力下做出的判断非常困难。蒙哥马利是唯一信心满满的指挥官,海军指挥含糊其辞,空军指挥表示风险极大,天气顾问没办法给出明确的评估结果,盟军就在这种形势下开始诺曼底的行动了。德国其实评估是准确的,“可以进攻,但可能性很小”,隆美尔掉以轻心了。

    19. 蒙哥马利是真元帅,对形势的评估非常犀利,行动果断,绝不拖泥带水,他的自信是通过一次一次胜利展现的,绝不是口头上的。他的判断有时和艾森豪威尔不同,可能是英美两国作战原则不同,难分优劣。蒙哥马利的市场花园虽然失败了,他本人却似乎并没有担任何责任。

    20. 比德尔史密斯冷静、缜密,非常专业,同时,他还有一项技能,善于运用权限内一切可能的办法对事情施加影响。比如他会利用自己掌握的通讯和后勤,推进或拖慢巴顿、蒙哥马利的进攻,非常巧妙。比德尔是中央情报局第二任局长,中央情报局在他手里发展壮大。在日内瓦拒绝和周恩来握手的,就是此人,当时他是副国务卿。

    21. 布雷德利不如蒙哥马利,但战略指挥能力应该不逊于艾森豪威尔,他也是五星上将,“在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就是他说的。和蒙哥马利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和职位(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不同,布雷德利太在乎自己的职位,他和蒙哥马利、艾森豪威尔的矛盾都是因此而生的。他可能是最名不副实的五星上将。

    22. 巴顿是虎将,战斗和战术级别的专家,如果让他做战略指挥,可能不如蒙哥马利甚至布雷德利,但他有自己的想法,正适合他的集团军。

    23. 艾森豪威尔和马歇尔是职业官僚,蒙哥马利、巴顿、麦克阿瑟、隆美尔是职业军人,这应该是他们的不同之处。

    24. 盟军的胜利是建立在整个支援团队有效运转基础上的,即使不是艾森豪威尔,胜利依然会到来,甚至更漂亮、更早,艾森豪威尔只是整个链条中的一环,但并不是关键的一环,而是可替代的。他的指挥总是很迟疑,任务的分配、职务的任命,更多考虑政治影响和道德风险,是典型的官僚思维。谋略和自信不如蒙哥马利,敏捷和果敢不如巴顿,更不用说隆美尔了,他完全不是隆美尔的对手。但是,他有强大的盟国支撑,某种程度上,他只是在做选择题,从为数不多的可行路线中选出一条实施。他最大的贡献,在于维护了盟军的统一行动。

    25. 罗斯福总是高高在上,他对战争的结果似乎没有质疑,关注但很少干涉艾森豪威尔的行动。丘吉尔实际上信心不足,偶尔会在公众前失态,可能就是压力之下的本能反应。马歇尔也不怀疑战争的结果,但他更多的是忙于处理具体的事务,主要是审查上报的行动方案和进展,做出或含糊或具体的指示。

    26. 尼米兹也是一名和艾森豪威尔类似的官僚,美国的强大就在于只要你称职,你就可以有所作为,不需要优秀,不需要殚精竭虑,你只要做好了(甚至只是“做了”)份内的事,就可以推动整套计划。

    27. “盟军的使命在1945年5月7日当地时间2点41分胜利完成。”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