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伪心理学”说不

uuspider 2020-2-10 158

https://www.jianshu.com/p/db0b30bbe1e4

读书笔记丨对“伪心理学”说不

SHIRAN嘻然
2019.02.21 19:52:16
字数 4,508
阅读 190
读书笔记丨对“伪心理学”说不
一本被哗众取宠的中文译名和花哨封面耽误的科学思维入门好书

中译名:对“伪心理学”说不

原作名: 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

作者:(加)基思•斯坦诺维奇(Keith E.Stanovich)

译者:窦东徽,刘肖岑

更像是一本科哲教材而非心理学教材:重心放在了普及科学的特征,科学心理学的研究方法及统计学基础上,对心理学理论和前沿研究成果并没有做太多介绍。某种程度上,本书并不仅仅是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更是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Social Science.

在 公众号(嘻然) 记录读书心得和灵感,欢迎交流
第1章 心理学充满生机(在科学阵营里左右逢源)
科学研究的核心三原则:

(1)采用系统(结构化)的实证主义的研究方法——基于观察的实践

(2)以可公开验证的知识为研究对象——科学通过同行评审等程序和重复验证等机制来保证只是的公共性,研究中不存在任何你掌握而其他人无法掌握的知识壁垒。如此说来,参禅悟道、见证叙述、自我反省都只是人类行为主张的不充分检验,而”道“也并非是科学结论。

(3)研究实证可解的问题——认知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尔(Stephen Pinker, 1997)讨论了“未知”可以划分为“问题”或“玄迷”。如果是问题,我们知道其答案是能找到的,即使我们目前还没有答案,我们也指导它大概是什么样子。如果是玄迷,我们甚至不能想象答案可能会是什么样子。科学就是将玄迷变为问题的过程。

人们爱用一些民间谚语来解释行为事件,即使之前在解释同一类型的事件时曾用过与之完全矛盾的谚语。例如“三思而后行”和“该出手时就出手”,“欲速则不达”和“时不我待”,“异性相吸”和“物以类聚”。这类谚语和俗话构成了对行为的固有解释,人们爱用他们,就是因为它们难以驳倒。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拿出一条出来解释一番。难怪我们都认为自己是判断他人行为和人格的高手。天底下发生的事情我们都能解释。

第2章 可证伪性——如何捕捉头脑中的小精灵
(1)可解的问题意味着可检验的理论,而可检验的理论就是可以被证明为错误的理论。所有模棱两可到令自己永远不会错的理论,都是无价值的。可证伪性标准主张:一项理论如果有用,它所做出的预测必须是明确的。理论必须两面兼顾,即这项理论在告诉我们哪些事情会发生的同时,应该指出那些事情不会发生。

(2)科学是一套不断挑战原有信念的机制,在这种机制里,原有信念以一种能够被证伪的方式接受实证检验。心理学并不追求那类事后能解释一切,但是先无法做出任何预测的理论,不追求这种解释系统所带来的安逸感,他不接受那些被设计的永不可变,并代代相传的世俗智慧体系。虽然任何一种科学理论都是暂时性的(随时等待被证明是错的),但人们可以期望以新的理论不断修正被证伪的理论,逐步形成对真实世界更准确的认识。

科学家们的虚荣心实际在科学进程中起着作用,科学家对自己的想法抱有的批判性态度并没有在很大程度上导致科学的成功……更真实的情况是,每个科学家都积极地想要证明某些科学家所持的观点是错误的。科学知识的力量并不是来自于科学家的德行,而是源自他们不断交叉验证彼此知识和结论的这一社会过程。(心理学家雷·尼克尔森 Ray Nickerson, 1998)

第3章 操作主义和本质主义
操作性定义是利用可测量、可观察的操作来表述的概念定义。我们确信某个理论具有可证伪性的主要途径之一,就是确定理论中的关键概念具备可用可重复性很强的行为来表述的操作性定义。

概念的操作性定义必须同时具备新都和效度。信度是指测量工具的一致性。如果你对同一概念进行多次测评,是否能得到相同的测量结果。效度是指一个测量工具(操作性定义)是否测量了它本应测量的内容。

节省原则是指,当两个理论有同样的解释能力的时候,较为简单的理论(涉及更少的概念和概念性关联)胜出。原因是,拥有较少概念性关联的理论在将来的检验中会更具可证伪性。

科学家不是本质主义者,科学家认为就我们目前的理解力而言,一些终极问题是无法回答的。(e.g. 世界是如何开始的?我们来到这世界是为了什么?生活的意义是什么?)。科学家不会宣称他们可以提供完美的知识;科学的独特优势并不在于它是一个不会犯错的过程,而在于它提供了一种消除错误的方式,它能不断消除我们认知中的错误。再者说,自称完美或绝对知识的主张或者做法,却往往会阻碍人们的探索。自由而开放地探索知识是科学活动的一个先决条件。

第4章 见证和个案研究证据
个案研究和见证叙述在研究的早期阶段是有用的,因为此时,寻找有趣的现象和待研究的关键变量很重要。个案可以启发科学家的思维,但在理论的验证中作用微乎其微。因为,作为一个孤立的现象,个案研究的结果遗漏了太多其它的可能解释。

安慰剂效应:一般来说,如果在一组病人身上试验一种新药,就要组建一个患同组病症的对等组,给他们服用等量不含任何药物的药剂(安慰剂),两组病人都不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药。安慰剂效应在电影《绿野仙踪》中有绝佳的阐释。仙女并没有真的给铁皮人一个心脏,没有给稻草人一个大脑,也没有给狮子以勇气,但是他们都感觉更好了。

鲜活性效应:对于更为生动,并因此更容易在记忆中提取的证据,人们会赋予其过高的权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见证证据就是一种格外生动和鲜活的信息,因此人们在验证某一个心理学主张合理性时会过分依赖这类证据(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关于鲜活性的有趣案例:朋友开车送你去机场,起飞前祝你一路平安,但从概率上讲,他开车回家死于车祸的概率大于坐飞机的你。

第5章 相关和因果
虚假相关:相关的产生不是因为两个变量之间存在一个可以测量的直接的因果联系,而是因为这两个变量都与第三变量相关。

书中的例子很有意思:(1)私立学校学生成绩好于公立学校,是因为教学质量好?还是因为选择私立学校的家庭本身的特点?(2)美国空气质量很好的亚利桑那州,呼吸系统疾病导致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平均水平,怎么解释?原来是患病者都搬到了这里,然后死在了这里。(3)避孕工具的使用与家用电器(烤箱等)使用的数量高度相关,可能是因为中间变量经济水平的关系。(4)把加固放单层放在返航机没有弹孔的地方,因为子弹袭击飞机各个部位的几率是均等的,如果一架飞机中弹后能返回,说明中弹部位并非要害。

第6章 让一切置于控制之下
实验方法的核心就是操纵与控制。实验环境要能够分离不同的变量,并独立操纵其变化,才能发现事物真正的因果和联系。

第7章 但是这不是真实的生活
“大二学生问题”:大二学生在大量的心理学研究中做被试,因此这些研究所得出的结果是否具有可推广性受到了质疑。

研究分为应用型研究(目标是吧研究结果直接应用于特定情境,样本的随机性和条件的代表性很重要)和基础研究(研究结果通过理论上的修正得到间接应用,重点在于验证理论的普遍性,因此被试的随机性和代表性并不是关键问题)。

第8章 避免爱因斯坦综合症——聚合性证据的重要性
关联性原则:新的科学理论,不仅仅要解释新的科学数据,还要兼容旧的事实,即理论解释效力的范围被拓宽了。比如爱因斯坦的理论可以兼容牛顿的理论(低速运动下的近似),只是在高速状态下做了修订。所以,要警惕「全新」,「推翻原来所有」

聚合性原则——在瑕疵中进步:科学很少“跃进”,“渐进整合”是一个更好的框架。没有一个实验是可以一锤定音的,但是每一个实验至少都能帮助我们排除一些可能的解释,并让我们在接近真理的道路上向前迈进。在科学中,证据融合的过程就像投影仪慢慢对焦,起初,屏幕上的模糊影像可能代表任何东西,随着调整焦距,虽然图像仍然不能被清楚地识别出来,但许多其他的可能假设会被排除。

第9章 打破“神奇子弹”的神话——多重原因的问题
人们常常忘记行为是多重原因决定的,他们似乎要去寻找那颗所谓的“神奇子弹”——即他们感兴趣的、造成行为的唯一原因。

人们虽然有时承认原因多样性,但是在行动上却更多与单一原因的信念相一致。比如美国贫富差距扩大的原因,到底是新科技替代没有特殊技能的员工?新移民替代了非熟练工?全球化导致去其它国家雇佣工人?工会和大企业的影响力此消彼长(资本价值与劳动力价值的博弈)?

交互作用:变量共同作用时的整体效应,会和其单独作用时获得的效应完全不同。

第10章 人类认知的阿克琉斯之踵——概率推理
阿克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阿喀琉斯,是凡人珀琉斯和美貌仙女忒提斯的宝贝儿子。忒提斯为了让儿子炼成“金钟罩”,在他刚出生时就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遗憾的是,乖儿被母亲捏住的脚后跟却不慎露在水外,全身留下了惟一一处“死穴”。在特洛伊战争中,阿喀琉斯被帕里斯一箭射中了脚踝而死去。后人常以“阿喀琉斯之踵”譬喻这样一个道理:即使是再强大的英雄,他也有致命的死穴或软肋。

和大多数学科一样,心理学研究得出的是概率式的结论,不能保证100%准确。但人们容易被鲜活的个案所影响,忽视概率信息的意义,对理论横加指责。概率推理可能就是人类的阿克琉斯之踵。人们不知道如何处理概率信息。个案无法否定概率结论。比如,“隔壁老王16岁就开始一天三包烟,现在80多了还很硬朗”,无法否定“吸烟者更容易死于肺癌”。顺手把“某某人”当成一种工具,只是把与自己观念相悖的事实屏蔽掉,自我欺骗而已。

第11章 偶然性在心理学中扮演的角色
人们有解释偶然时间的倾向(错觉相关):当人们相信两类时间在通常情况下英国一起发生是,就会认为自己频繁地看到了同时发生的现象。即使是面对随机事件,人们也倾向于看到他们所期望的联系——他们在原本没有规律的地方看到了规律。

试图去解释偶然事件的倾向可能源自于我们深切地渴望相信自己是可以控制这些事件的。有趣的例子:林肯和肯尼迪总统的相似性清单——考虑到一个人几十年的生命中人际交往和各类事件的复杂性,在这样一个包含成千上万个事件的样本空间里,任何两个人之间如果找不到什么相似之处才是让人感到奇怪的。

心理学的预测应该是概率性的——是对总体趋势的概率性预测。

偶然性是难以排除的,任何妄图追求更高的准确率、但不基于统计概率的预测方法,都可能使预测准确率降低。

“我们必须接受错误以减少错误”——承认我们的预测达不到100%的准确度,实际上反而会有助于我们提高整体预测的精确性。

第12章 不招人待见的心理学
“psychology has a long past,but only a short history.”( 心理学有一个漫长的过去,却只有短暂的历史。)

回顾和总结心理学面临的问题。本质上,这是因为心理学是科学研究刚刚进入的领域,而作为传统上的非科学领地,这里有太多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和理论需要铲除。心理学所面临的,正是原先天文学、生物学走过的路。

零散记录及思考
(1)弗洛伊德可能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心理学家,但他的精神分析法并不被目前主流的科学心理学家认可,美国心理学会认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的人数不到总会员的10%。主要原因是“不可证伪”,“过度依赖个案研究”,“只能解释原因,无法预测”,“不做控制实验”。

(2)科学的独特优势并不在于它是一种不会犯错的过程,而在于它提供了一种消除错误的方式,它能不断消除我们认识中的错误。

(3)1961年,英国心理学家唐纳德·布罗德本特(Donald Broadbent)说过一段话,这段话放在今日仍然与当时一样适用:

我们在此带着一份质疑暂告一段落,我们不确定将来的心理学家会持有什么信念。事情本该如此。没有人能坐在扶手椅里抓住事实的本质,而且,在新的实验没有进行之前,我们不会指导结果如何。那些从布道坛、新闻报道以及学校的颁奖典礼听来的关于人性的言之凿凿的教条并不适合我们。相反,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去容忍目前尚不完备的关于行为的知识,但同时还要坚信客观方法的力量,终有一天,这些方法会给予我们想了解的知识。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