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的运行和技术的难点

uuspider 2019-12-27 231

准备写两篇文章:
组织是怎么运行的
技术的难点
最新回复 (15)
  • uuspider 2019-12-27
    引用 2
    轴承的技术难点
  • uuspider 2019-12-27
    引用 3
    从90年代到现在的内塔尼亚胡
  • uuspider 2019-12-27
    引用 4
    乌克兰危机,面临天然气被俄罗斯切断时,没有总统和总理,由议长代理政事
  • uuspider 2019-12-28
    引用 5
    组织是怎么运行的 done
  • uuspider 2019-12-28
    引用 6
    关注时事新闻,我常常惊叹人们能够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大事件,有时候又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因素促使这些人乐此不疲?

    2014年左右,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俄罗斯连续提高出口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并要求支付拖欠的费用,乌克兰政府辞职,留下一个烂摊子,“亚采纽克”频繁出现在各种场合处理危机,引起我开始关注是因为他曾宣布辞职但没有被议会(拉达)批准,我很好奇:甩手不干,怎么都会这么难?

    读小学和初中时,“内塔尼亚胡”是我能记住的为数不多的时事人物之一,这个人给我的印象是“强硬、步步紧逼”,后来他逐渐淡出国际事务,直到2010年——我读完大学开始工作之后,又突然“高调”地冒出来了。我不禁感慨:能玩转中东乱局的,难道就只有那么几个人吗?

    国家是一个庞大的组织,需要有人主持事务,其中有些人是被迫应付局面,骑虎难下,也有一些人则顺势而上,力图有所作为。但组织的运转似乎并不依赖于这些“大人物”,萨达姆被抓了,伊拉克新政府很快就组织起来,穆巴拉克下台了,埃及并没有乱;也不依赖于某个特定“团体”,美国两党理念不同,轮流执政,一片欣欣向荣,伊斯兰革命,伊朗从世俗到伊斯兰化,动荡了一下,局势很快稳定,即使苏联解体,各独立国百姓一度水深火热,但国家机器并没有被摧毁,俄罗斯甚至还出现了普京这样的政治明星。

    这些国家之所以动而不乱,可能是因为有“组织基础”,也就是底层的组织形式相对稳定,即使城头变幻,打官司还是要找县太爷,税赋徭役照纳不误,杀人越货还是会被抓起来。

    2018年底,比利时政府集体辞职,直至今日依然“无政府”,只有临时的“看守内阁”处理“日常事务”。这也是个挺神奇的现象,一方面,这个国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大家做点事,另一方面,看来没有总理,官僚体系也能够照常运转。

    一个公司、一个团队的运转也是这样,团队中大多数人似乎庸庸碌碌,可有可无,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少了几个无所谓,只要工钱够他们勉力生存,很快就能找到替补,但正是大量这样的人维系了团队的持续运转。

    2013年,美军兵临城下,萨达姆政府的新闻部长萨哈夫奉命“留守”巴格达,每天穿着整齐的军装,在镜头前冷静地向全球媒体通报敌人陷入伊拉克“天罗地网”的战场形势,甚至迫使美军推迟一天攻城。战争结束,萨哈夫投降,美国人发现他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把他放了。后来萨哈夫移民阿联酋,受聘于阿拉伯电视台,成了真正的“名嘴”。

    不过,一个团队要想持久和壮大,总需要有人站出来指引方向,协调内外资源和做事的节奏,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具备这种能力的。

    大学期间,日本正值多事之秋,首相一个一个的,上去又下来,上去时信心满满,下来后狼狈不堪,这其中就有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安倍晋三再次出山曾去父亲坟前发誓,称自己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半途而废了,他果然没有食言,超过伊藤博文、佐藤荣作和桂太郎,成了日本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虽说是“官三代”,却并不养尊处优,此人能屈能伸,早期锋芒毕露,后来手腕逐渐圆滑,跪舔特朗普,在媒体上自嘲,给人一种小丑的印象,但面对危机,态度积极,有担当,比欧洲那些官僚政治家强多了。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7
    开车去宜家的路上会路过一个机械零部件市场,外墙有很多广告,轴承的画报正对着路口,每次走到这里,我都会想:为什么国内就造不出德国那么高品质的轴承?技术的难点到底在哪里?假如某个公司全力攻关,能不能解决这些难点?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8
    有一次去一个机床厂参观,车间里很多机床都贴三菱的商标,原来他们制造的机床用了三菱的部件,也就是说他们遇到了自己难以解决的技术难点,不得不买。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9
    技术的难点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在于,解决这个难点需要的工具也有难点需要解决,于是整个技术体系互相牵制,就像一团缠绕的线团,很难理出头绪。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10
    那么不使用先进的工具能不能解决某个比较小的难点呢?也是可以的,但也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成本,包括时间、物力和人力,成本都比直接买要高;二是稳定性,这样搞出来的东西批产起来比较难,质量的稳定性不容易控制;三是人,究竟有没有人愿意真正投入自己的智慧和精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激励不够不行。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11
    反复思考之后,我逐渐认识到,技术的难点难以攻克,问题往往不在这个技术专业本身。比如说,我们要做某种有机材料,配方中有一种树脂,但这种树脂国内做的纯度不够,因为要做纯需要用到更高级的设备,这种设备又需要某种牌号的合金,这种合金的配方我们没有搞明白……就这样,一环扣一环,像一团没有头绪的线团,无法下手。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12
    实际上,问题还不止于此。技术要发展,必须要冒险,想等完全成熟再应用,可能会永远等下去。我看国外火箭技术的发展史,失败非常多,而且最后成功也莫名其妙,可靠性不高,只是为战争情势所迫,只能带病出征,在实战中一点一点改进。二战和冷战期间,原子弹、卫星、超音速、大火箭、计算机、集成电路等等新技术大都是像被打坏的约克城,问题很多,但还是在中途岛前线立功了。这波技术浪潮至今虽余波未尽,冒险精神却已大不如前,比如土星五号,比如协和超音速客机,都几近失传。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13
    还有就是人的问题了,二战结束后,冯布劳恩被美国人重用,才搞出来土星五号,才有后来的登月,布劳恩之后,大火箭技术又停滞了。对大型工程的管理本身就是一种技术,技术的研究需要耐心和技巧,其中技巧非常重要。翻一翻美国五十到八十年代的AD、NASA报告,可以看到他们的技术也是一点一点积累而来的。有些项目提交月报,篇幅都不长,少则一页半页,多则三页四页,介绍进展情况,遇到的难题,后续的工作安排等等,可以发现这些研究人员真是细致入微,有时候大半年都在调试一个简单的测试仪器,有时候会对不同厂商的原材料反复验证对比。另一方面,报告中不断会冒出一些“神来之笔”,比如某试验材料的性能总是波动很大,找不到规律,他们引入了统计学进行工艺筛选,加快了研究的进程。这种统计学技巧体现了他们的研究能力,如果按部就班地把所有工艺参数都验证一遍,时间和经费都不允许,而且也未必能得到理想的结果。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14
    再回到问题之初,技术的难点往往源于技术体系的不完善,这是少数几个人或几家研究机构无力改变的,但是总可以找到一些技巧,把所需要的东西做到可用的水平,也许技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也许做出的东西并不完善,不过,既然这东西有人用得上,也算是技术的进步吧。
  • uuspider 2019-12-29
    引用 15
    开车去宜家的路上会路过一个机械零部件市场,外墙有很多广告,轴承的画报正对着路口,每次走到这里,我都会想:为什么国内就造不出德国那么高品质的轴承?技术的难点到底在哪里?假如某个公司全力攻关,能不能解决这些难点?

    反复思考之后,我逐渐认识到,技术的难点难以攻克,问题往往不在这个技术专业本身。比如说,我们要做某种有机材料,配方中有一种树脂,但这种树脂国内做的纯度不够,因为要做纯需要用到更高级的设备,这种设备又需要某种牌号的合金,这种合金的配方我们没有搞明白……就这样,一环扣一环,像一团没有头绪的线团,无法下手。

    那么,搞不定的技术只能买了吗?全都买是不可能的,何况技术也在持续更新。实际上,技术要发展,必须要冒险,想等完全成熟再应用,可能会永远等下去。我看国外火箭技术的发展史,失败非常多,而且最后成功也莫名其妙,可靠性不高,只是为战争情势所迫,只能带病出征,在实战中一点一点改进。二战和冷战期间,原子弹、卫星、超音速、大火箭、计算机、集成电路等等新技术大都是像被打坏的约克城,问题很多,但还是在中途岛前线立功了。这波技术浪潮至今虽余波未尽,冒险精神却已大不如前,比如土星五号,比如协和超音速客机,都几近失传。

    还有就是技术人员本身的问题了,二战结束后,冯布劳恩被美国人重用,才搞出来土星五号,才有后来的登月,布劳恩之后,大火箭技术又停滞了。对大型工程的管理本身就是一种技术,**技术的研究需要耐心和技巧,其中技巧非常重要**。

    国外先进的技术也是一点一点积累而来的,公开的AD、NASA报告中有很多详细的第一手研究资料,有些项目每月提交两三页简报介绍进展情况、遇到的难题、后续的工作安排等等,可以看到这些研究人员真是细致入微,有时候大半年都在调试一个简单的测试仪器,有时候会对不同厂商的原材料反复验证对比。

    另一方面,报告中不断会冒出一些“神来之笔”,比如某试验材料的性能总是波动很大,找不到规律,他们引入统计学进行工艺筛选,加快了研究的进程。这种统计学技巧就体现了他们的研究能力,如果按部就班地把所有工艺参数都验证一遍,时间和经费都不允许,也未必能得到理想的结果。

    再回到问题之初,技术的难点往往源于技术体系的不完善,这是少数几个人或几家研究机构无力改变的,但总是可以找到一些技巧,把所需要的东西做到可用的水平,也许关键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也许做出的东西并不完善,不过,既然这东西用得上,就能挣钱养活自己继续发展了吧。
  • uuspider 2020-1-22
    引用 16
    作者:Pope怯懦懦地(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8722640

    我们要下象棋,结果「马」子找不到了,就随便找来个瓶盖代替。结果这个瓶盖就成了「马」。看,重要的不是「马」长什么样,而是它执行「马」的走法。也就是说,一个元素在一个系统之中的作用,是由周围元素对它的制约决定的。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