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上的很多东西都是玩出来的

uuspider 2019-11-24 239

很多东西都是非主流的技术人员玩出来的东西,逐渐被主流学术人员包装得一本正经,有些命名就能反映出这种过程,所以,对待研究也不能太过正经,要相信直觉。
最新回复 (16)
  • uuspider 2020-1-20
    引用 2
    c程序设计教程索引里有个彩蛋,recursion 引用了索引所在页。
    (中文版索引完全复制了英文版,连页码都没有改,虽然这个页码是错的)
  • uuspider 2020-3-20
    引用 3
    很多科学概念的定义其实是用了很久以后才逐渐明确的,比如极限,所以定义不是最重要的,会用才最重要。
  • uuspider 2020-5-10
    引用 4
    怎么理解教科书呢?教科书里的模型了定理了都是假设的,不必非要搞懂,只要把它们作为工具,会用,能解决问题就行了。

    用,是动作,那么学的时候也应该从知识里的动作入手。
  • uuspider 2020-5-10
    引用 5
    国内教材太严肃了,仿佛书上印出来的都是亘古不变、颠扑不破的绝对真理。
  • uuspider 2020-5-11
    引用 6
    知识必须有血肉,国内很多教材作为知识点的总结,用来复习比较好,但是用来第一次学习就有点不够了,干巴巴地放几个定理,稍加证明和阐释,没有血肉饱满的实例,不能与应用场景结合,很难让人理解透彻。
  • uuspider 2020-5-11
    引用 7
    今天看到一篇为林徽因正名的文章,联想到之前不同媒体渠道对林徽因不怀好意甚至猥琐的解读,想起最近看#跃迁:成为高手的技术-古典[图书]# 这本书里对知识的分级。深以为然。
    一手知识:知识的源头。比如一手研究论文,行业的学术期刊,行业最新数据报告,行业大牛的最新沟通和思考,通过谈话获得。
    二手知识:忠实转述一手信息。如名校的教科书,MOOC(慕课)里推荐的一手材料,维基百科; 中立第三方的行业调查报告;讲述底层逻辑、思考质量比较高、略微难懂的书和文章,比如《国富论》《穷查理宝典》《决策与判断》等;各行业领军人物、行业大牛推荐的书单、豆列,以及在自己公众号发的文章。
    三手知识:为传播而简化和极端化观点的陈述手知识是畅销书,这些文字已经被改成公众可以理解、方便传播的文字,但是因为大众的认知能力较低,所以加入了大量的案例、故事以及不精确的概念。
    四手知识:出于各种动机充满个人经验的情绪化表达。你常看到的比如根据这些畅销书和理论,大部分人写了很多基于个人体验的鸡汤,加入了太多个人故事(比如,《我是如何一个小时挣到200万的》)或者情绪因素(比如,《看懂这个不转就不是中国人》)。讲一个观点,灌你无数“鸡精”。大部分公众号都属于此类。
    个体的成长,需要跟随知识源头,多学习一二手知识,辨认看待三手知识,警惕四手知识。
    @布布徐
  • uuspider 2020-5-12
    引用 8
    科学深处是信仰或者说是宗教,所有的理论都有基本的假设。
  • uuspider 2020-5-13
    引用 9
    「我记得我的朋友约翰·冯·诺依曼曾经说过『用四个参数我可以拟合出一头大象,而用五个参数我可以让它的鼻子摆动。』」

    @DeltonDing twitter
  • uuspider 2020-5-13
    引用 10
    钟南山团队用LSTM预测新冠病毒趋势

    https://t.co/DcGyXtPgoo
  • uuspider 2020-5-15
    引用 11
    很多命名 如GNU, beatifulsoup, 甚至python,等也很幽默。
  • uuspider 2020-5-16
    引用 12
    关于三分钟热度

    情绪总是有波动的,有时候会对某些事情特别感兴趣,比如游戏、电影、小说或者其它,甚至不眠不休地投入其中,乐此不疲,那么何不随性一点,顺应这种情绪呢?

    我们觉得某个东西很神秘、很高大上,其实是因为我们还不够了解它。比如我们觉得智能很神秘,不可理解,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解开大脑的工作方式。如果一个古代人穿越到现代,看到电灯电视也会觉得神秘,那是因为他不了解“电”。很有可能,一旦我们搞懂了某个东西,就不再对它感兴趣了。所以,在失去兴趣之前,沉迷其中,也不算什么坏事。
  • uuspider 2020-5-16
    引用 13
    就是这种感觉,国内教材感觉就是为了写着方便讲着方便,完全不顾认知规律。一上来罗列大量定义和概念。学过之后好多年才能明白当年学的都是啥

    孙涛 zhihu
  • uuspider 2020-5-16
    引用 14
    掌握教科书上的内容要从动词出发,因为动词最不容易被滥用,在传播过程中出现歪曲的情况相对而言没那么严重,含义比较准确。形容词、副词这样的修饰词最容易被滥用,夸张、歧义、似是而非的现象极多。名词、代词有时含义比较模糊,需要借助句子中其他内容才能搞明白是什么意思。
  • uuspider 2020-5-16
    引用 15
    名家名作常被过度解读

    很多科学技术概念发展初期也会有这个问题

    逐句逐字地抠字眼太学究了,21世纪学习东西不应该这样

    应掌握作品的思想,而不是思想衍生出来的东西
  • uuspider 2020-5-16
    引用 16
    柯西极限定义
  • uuspider 2020-5-16
    引用 17
    这是高等数学教科书中极限的定义,这个定义和一般概念的定义有所不同,既不符合“XX是……”的常见格式,还使用了“如果存在”、“任意给定”这种“不精确”的表述。

    多年以来,我逐渐意识到,数学家想过用“XX是……”的形式定义极限,实在是做不到啊。

    我们的课本太严肃了,总是要营造出一种假象:书上印出来的,都是亘古不变、颠扑不破、不容质疑的绝对真理。

    所以一般的概念定义或定理都采用“XX是……”式的陈述,如“运动是指物体在空间中的相对位置随着时间而变化”,“原子指化学反应不可再分的基本微粒,原子在化学反应中不可分割”,“公有制经济是指生产资料归劳动者共同占有的经济形式”等,这些陈述

    英文版《C程序设计语言》(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 by K&R)索引里有个彩蛋,recursion索引了索引页的recursion,这是作者的小幽默;中文版索引完全复制了英文版,给了一个错误的页码,译者显然既缺乏科学家的幽默感,也没认真读懂原版。

    程序员有很多类似的幽默,如GNU’s NOT UNIX,

    很多东西都是非主流的技术人员玩出来的东西,逐渐被主流学术人员包装得一本正经,有些命名就能反映出这种过程,所以,对待研究也不能太过正经,要相信直觉。

    很多科学概念的定义其实是用了很久以后才逐渐明确的,比如极限,所以定义不是最重要的,会用才最重要。

    费曼发明了

    怎么理解教科书呢?教科书里的模型了定理了都是假设的,不必非要搞懂,只要把它们作为工具,会用,能解决问题就行了。

    教科书上的很多东西都是玩出来的

    知识必须有血肉,国内很多教材作为知识点的总结,用来复习比较好,但是用来第一次学习就有点不够了,干巴巴地放几个定理,稍加证明和阐释,没有血肉饱满的实例,不能与应用场景结合,很难让人理解透彻。
返回
发新帖